一些感觸

November 18, 2015

 

今晚拒絕了一個即將下定明年的新娘,讓我心裡有很多的感觸。

一開始,這位新娘立刻丟給我許多問題,先想確定網友們大力推薦的是不是我本人,之後便開始詢問相機規格與交件內容等等,截了某個網站上的圖,問我有沒有這些器材。是用哪一家甚麼牌子的相機(回答後她又說其實她都不懂)。

我一如往常耐心且詳盡地回答她所有的疑問。我認為,對從事婚禮相關產業的我們而言,除了必備的專業技術外,我們所交易的便是與新人間的信任及肯定,並不是單純講究利益的買與賣這麼簡單。對我來說,更重要的是,你的主觀審美與創作能不能被客戶肯定與欣賞。

緊接著她又告訴我,她親戚的婚錄交件給了兩組光碟加上一個MV,我解釋了給隨身碟現在比較方便也比較適用,所以我只交隨身碟,她期待我能給同樣規格的成品,我解釋了因為畫質的考量,這點我必須堅持。再者,我的成品就是交這些東西,你總不能跑去肯德基要買大麥克吧?消費者會比較很正常,但總不能期望商家無條件的提供任何客製化的需求,對吧?

後來她提到吊禮服要先幫我吊好,因為她認為,婚錄一到現場就是要馬上拍攝,不能浪費時間。雖然我們都是一到現場就會馬上開機,但若是新人直接挑明了你必須分秒必爭時,當天拍攝的現場勢必競競業業、如坐針氈吧?雖然我相信同業到了現場也一定都馬上開機拍攝,因為拖時間或者懶得拍,回去沒有東西可以剪,勢必也影響交件質量。

婚禮就是一個充滿歡樂並傳遞幸福的場合。我們的職責便是忠實的將這幸福的氛圍紀錄下來供新人留戀。畢竟大家都不是專業演員,所以說,我一直深信新人與我之間若沒有共信的基礎,差的感受是絕對會影響拍攝的成果。

當我花了快三個小時,都在接受她的詢問與回答時,我也漸漸產生了排斥感。從事這行以來,碰過爽朗直白的新人,也碰過因緊張婚期而問的鉅細靡遺的新人。但這是我第一次遇到這麼不信任人並且不斷質疑我的新娘,更或者說,是不信任專業的新娘。不斷地問我某些畫面我會不會拍、我會不會架燈,因為現場很暗等等。事實上如果我不能克服光線問題,甚至不帶燈去現場,我想我在這行也混不下去。

關於器材的問題我前面已經回答了很多,她拿團隊的網頁器材清單來問我用哪一台相機,什麼器材設備等等,我看一看她給我的器材清單的圖,九成的設備我都有,但是一場婚禮錄影我只會帶七到八種器材而已,器材不在多重點是你會不會用,跟你怎麼用,重點是新娘自己本身也不了解器材,不是器材多就贏,就更不是盲目計算跟比較有形的器材設備,我們每ㄧ位錄影師身上看不到的敏銳度跟反應才是我們價格的靈魂精髓。其實請婚錄很碰運氣,因為我們都是一次性服務,講的是經驗與膽量、現場會不會控,角度能不能抓,氣氛的掌握與平面間的溝通協調等等,不過這些通常都要幫新人的服務完,她們才能體會與感受,甚至她們也無從比較,你給什麼服務,她們就接受什麼。一直到了晚上,我做了個決定:就是我無法服務這位新娘。

雖然那天尚有空檔,但溝通的過程中,讓我十足的感受到這位新娘所帶來的壓力。我試想那天若我去拍攝的心情、當天會發生的事,還有或許之後衍生的許多爭議,在在讓我覺得不能接這個案子。我不希望被我服務的新人最後是不歡而散的。我一直致力於服務完美,因此只要能力所及,我都盡可能的在不增加新人成本的前提下滿足任何需求。但,這次而言,歷經了三小時訊問的我,實在無法在這種疲勞轟炸及精神壓力之下接這案子。因為拍攝的過程不會太順利,感覺會有人盯著你拍攝,一直檢核你有沒有偷懶,甚至也不太能照著我的意思去拍。幾經思量後,委婉的告知她我的決定。雖然事後她不斷拜託我不要在意,她不會干涉我那天的拍攝,但是我還是以無緣來結尾,這種高壓工作我想我不能勝任。

同事說為什麼好好的案子不接呢?反正忍耐ㄧ下就好了。但是我覺得信任專業很重要,尤其我不想帶著這種有點不舒服、被質疑、又有點壓力的心情去接案,這樣所呈現出來的成果勢必達不到我的自我要求。加上新娘本身又有自己很多主觀的意見,成品出來,不但我不滿意她一定也不會喜歡,何必做這種兩敗俱傷的事情?

 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有關文定的傳統習俗

May 13, 2014

1/2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
December 24, 2019

February 24, 2017

November 18, 2015

Please reload

Archive
Please reload

Search By Tags
Please reload
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